《最美和声》:社会化营销的成功样本

  • 时间:
  • 浏览:3

  不可能 今年音乐选秀节目扎堆竞争,继而老出了“选手荒”,各种花样繁多的海选使参赛选手的水平参差不齐。每年海选现场就有老出或者 “奇葩”选手,大伙儿儿 不拼唱功,就是在炒作上下功夫,意图搏出位。《最美和声》与或者 音乐选秀节目最大的不同在于,前者的参赛选手主就是专业的音乐人,如丁于曾是羽泉的制作人,胡维纳是“天后”王菲的御用和声、制作人张亚东的弟子,陈俊豪则是陈羽凡的弟子。“《最美和声》的或者 参赛选手是导师在音乐圈的大伙儿儿 推荐的,保证了选手的专业性。”《最美和声》宣传总监郭群说,“大伙儿儿 就有唱作人,就有专业歌手,有非常高的音乐修养,达到了非常高的水准。”能能不能 优质的内容和顶尖级的参赛选手,即便节目再煽情,也能能不能 比较慢消失在新话题的海洋中,无法引起观众共鸣。

  随着微博兴起,自媒体时代悄然来临。微博让每三个小多 公众人物就有了传播影响力的舞台,大伙儿儿 不再是三个小多 个独立的个体,就是三个小多 个有着强大影响力的自媒体。那么人曾曾经形容微博:“你的粉丝超过一百,你就是本内刊;超过一千,你就是个布告栏;超过一万,你就是本杂志;超过十万,你就是一份都市报;超过一百万,你就是一份全国性报纸;超过一千万,你就是地方电视台;超过一亿,你就是CCTV。”尽管曾经移觉不必贴切,但从四种 程度上揭示了自媒体的影响力。

  除了前外国网友强大的影响力,北京卫视、《最美和声》你或者 个多 粉丝数量高达348万的官方微博,对节目传播也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五位明星导师、两大官方微博与媒体媒体合作媒体、企业赞助商一块儿,构筑了三个小多 强大的微博传播矩阵,它们对节目的持续报道与关注,以及与各位导师、选手、粉丝的互动交流,让《最美和声》实现了病毒式传播效果最大化。

  以《最美和声》导师范玮琪为例,她的新浪微博有388万粉丝,按照覆盖的人群算,范玮琪微博的影响力堪比三个小多 省级电视台。不可能 再换成萧敬腾的1119万粉丝,杨坤的278万粉丝,陈羽凡的204万粉丝,胡海泉的194万粉丝,《最美和声》导师的粉丝超过了51500万。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事实上大伙儿儿 的粉丝暗含为数不少具有影响力的公众人物。每到周六比赛日,这五位导师就有发布、转发《最美和声》的相关资讯,每条信息都能引起少量转发,转发者中不乏五位明星导师的明星大伙儿儿 。

  同或者 音乐选秀节目相比,《最美和声》有着火山玻璃的优势。国内音乐选秀节目,不管是选手秀技还是评委点评,都采用“你唱我评”的办法,而《最美和声》的导师既当歌手又当裁判的做法看似“不严肃”,但导师与选手同台献技,实则对导师和学员的歌唱水平有着更高的要求。在《最美和声》舞台上,选手与导师不再是三个小多 相互割裂的群体,就是相互融入、亲密互动、成就彼此,这让这档“我和你唱”的节目始终流溢着脉脉温情,既紧张,又轻松,更有可看性。从你或者 深层看,《最美和声》不像是一场你死我活的比赛,就是三个小多 轻松竞技的派对,每买车人都享受歌唱,乐在其中。这恰恰是《最美和声》的精彩之所在。娱乐营销专家田双金认为,《最美和声》能能不能 走或者 音乐选秀节目的煽情路线,就是回归音乐四种 ,“的确是独辟蹊径”。说到底,比赛就是《最美和声》的一件外衣,而“我和你唱”才是它的本质,它更像是一场由明星导师与优秀选手一块儿精心烹调的音乐饕餮盛宴。

  杨坤对着提示器,快速地念着赞助商的名字,他不时张大嘴巴,放松口腔肌肉,你或者 跨界主持人的歌手希望挑战华少,成为新一代“中国好口条”。“我是中国歌眼前 主持最好的。”杨坤自嘲引发了网络热议,也我能 主持的《最美和声》受到前所未有的关注。

  无论从哪个深层看,《最美和声》都具有社会化营销的属性。相比传统的传播渠道,社会化营销的最大特点就是病毒式传播,不可能 将好节目移觉成病毒,能能不能 微博、微信等社会化媒体则是传播病毒的温床。无论在微博上还是在微信上,明星就有着不可忽视的影响力,大伙儿儿 的一言一行就有相当可观的转发率,或者不可能 内容不精彩,即便明星的忠实粉丝疯狂转发,也那么形成全社会关注的话题。归根结底,无论传播途径怎样才能、传播形式怎样才能,传播效果最终是由内容决定的。

  《最美和声》是一档高品质歌唱类竞技选秀节目,节目模式来自于美国ABC电视台节目《Duets》。《最美和声》突破常规的选秀节目模式,由萧敬腾、范玮琪、胡海泉、陈羽凡四位明星导师通过与选手“和唱”的办法挖掘歌唱新势力。作为三个小多 星光灿烂的歌唱选秀节目,《最美和声》注定了新闻不断、话题不断,在四位明星导师的带动下,你或者 节目在竞争激烈的歌唱选秀节目中脱颖而出,成为口碑最好的音乐选秀节目。